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博客自传】一次迁徙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沸腾文学网 -[收藏本文]

一次迁徙​

大舅哥开始得很早不但我与媳妇不太清楚帮不上忙好像丈母叔也不太关注起初,再后来眼看不能停就利用关系给他的亲侄子我的大舅哥指导帮忙尽一份力因此,在我媳妇怀孕几个月时全家人从东北进行了一次迁徙就一次性迁徙成功转场连人带东西。老回来这里是老家而老岳父到这里是定居关里,关里还是好一些仅从气候上讲也是如此特别对老年人。只是丈母叔的一番心意有点大不如意比如他有点钱时就去东北只把他看中的侄子侄女调回到身边来而不管其他,但他可能低估了大侄子的能量可不得了啊,足足吓了我一大跳你想他们兄妹俩调到这里也就一年多不到两年,大舅哥就通过自身努力把全家关系户口一次办成叫我想都不敢想因此,丈母叔开始有了其他想法也不奇怪。​

开始我用“全家搬家”四个字充当本博客的题目后来临时改变主意因为,“搬家”两个字有点普通显示不出大舅哥的本领我倒不是想夸奖他虽然,现在的迁徙二字多用于动物还要群体性大规模有季节但,但动物迁徙仅仅是转场找吃的或是生产需要而一次举家迁徙在户口档案关系等等关卡重重的社会里是何其麻烦何其麻烦啊。仅仅落户口就需要有固定住处哪里有啊,上学都需要这事那事也需要,仅仅为了证明是个好人也需要有户口因此,那麻烦大了去全家四口人老岳父退休以后劳保开支需要每月邮寄到大舅哥的单位转收,老岳母没有工作可有户口啊小舅子上学读书高考工作分配也需要户口,还有小学刚毕业的小妹还是不跟我讲话又见面时。​​

从东北搬个全家回来四个大活人好说坐上火车一溜烟就到但还有家具东西万年积攒值万贯,还有你不包个车皮狠劲弄回些木料板材回来就不算在东北混过多。据说大舅哥把全家卖光这多年的积蓄也全买成板材木料回来准备大卖一场也多少挣点,头开始车皮到站我都没见过那场面据说当场就有人出这个价,他还不想卖人家就算了一样钱还不如人家自己进货有钱什么东西买不到,这又不是抢购风。据说还有一车皮煤炭东北的小煤窑也挺多,这个卖得快一下子全倒出去也许挣点钱我只是听说。​江西到哪里治癫痫好>

还听说全家调转成功消息宣布的一霎那大姐还在欢呼而大姐夫却有些急的感觉道:调转一次不连我一块,一个是调两家也是调就差我一个啊,你们都走了我和你姐自己在这里啊。据说大舅哥当场表态:你们要想回来,咱马上就想办法。

全城搬家​​( 网:www.sanwen.net )

老岳全家成功调转回来的第一个晚上我记得是在我的新房里过的,是我与媳妇一起接到我家里来的好像都大半夜的样子。第二天他们全家就去了媳妇的二姨家因为,我家就一张双人床他们那晚上基本跟坐车没有两样都没有休息但,去二姨家就好得多至少可以睡个舒服觉。在二姨家休息两天老岳母还要去她小叔子家看望老婆婆,一家人这几天跟着一通串谁知这是才开始啊。​

因为人刚回来时大宗的东西和家具还没有到因此还有选择租房子第一次是在城东租的屋,这时衣食住行必需品也基本到齐全家人就搬了暂时住下。又过几天家具来了,是前几年给大舅哥打的家具准备用一套组合还有炕琴,全木料还有贴花抬起来死沉烂沉这是新的还有旧家具,旧家具那个乱哄哄一团黑不溜秋更结实就更加搬不动还有卖不了的木板胶合板细木工板,媳妇一边指挥一边把肚子挺起来一边咋呼跟我说:我就在细木板厂工作原先,这胶合板就是我们厂生产的,我们厂可好玩了。​

可能在城东没住几天不知是谁的主意又要往城西搬,在城西据说城南的房子便宜些就又调转方向杀向南,南边刚落脚老岳父没事开始编棉槐条筐子分四临不久就又有新发现说城北的房子大而且距离二姨近,在城北住一阵后来直接又把全家搬进二姨的家还有那些海量的木板,这木板可是越搬越少啊最后又被迫搬回城南王尔庄好像起了矛盾似的那些木板就留在二姨家,搬久了就搬够了谁还拿它们当钱啊再说,谁还稀罕这些破木板可是我记得:满满一屋子后来只剩下半屋子该不是老鼠拖去大米了吧。​

<肇庆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p>在这些次数的频繁搬家中的过程,小舅子起了大作用他在这里上高中,一叫就来半个班的男同学,一群半大干起活来不知道累不说在八九年那会儿还没有太多事事还讲义气。我也理所当然地每次掉不下真搬够了家,不去还不行关键是老岳母在这里不会用炉子,一锅馒头能蒸一小时还不太熟还好包饺子,而每次都把饺子煮成开口笑的模样。这样三日两天地老搬家也不是长久之日大家都这样想没想到,据说在东北把房子卖掉就想回来买房子住没想到太贵对不上账这两地,我就想你们地不熟这事想成必须有我的发动,我就叫我想办法那么多教友。

户口游戏

结婚以后好像没有自己独立户口为的是等着拆迁也为父母的年龄能给我一些帮助,咱家跟派出所又不熟偷改年龄的事派不出所以然来。但老岳母全家调转回来临时没有固定住处就落不下户口还一个劲的搬啊搬,他们无所谓等得起可是小妹开学不能等啊而且,还看好我家对门的第三中学大舅哥就决定,要把小妹的户口临时落在我家的户口本上。对于这个闻言我第一次听说有些骇然在心里,在脸上也是不自然一阵接一阵地说:这不太好我的户口里有很多人,还有其他事事如果大二哥嫂子们一万有意见咋办但最后,不知征询了父母的意见决定通过。然后小妹就顺利地来到我家门前开始上初中一年级,这小妹也够大胆的,每天自己骑车早早来上学在一个还陌生的城市下午自己回去有时还在搬家中,中午啊,中午小妹开始吃我做的饭。我那会儿好像就开始用电磁炉做饭了,每天中午下班回家有时媳妇还不回家,小妹回的很准时就是不跟我讲话像我第一次见到她每次而且,每次我还没吃她就饱一样准备走的样子。我现在认为是不是不合口味啊,那会儿我的厨艺也刚刚开始练习不久我都是做些什么饭菜啊,虽然自己吃起来很香每次都这样但,人家是小孩子的小我哪儿习惯啊,难怪她不跟我讲话想必没什么可讲多么难吃她在跟我改习惯啊。这段时间持续不长直到我母亲帮着买好房子一下就解决,有时我媳妇在家还好说还有大舅哥也来蹭饭有一次,我们回父母那里吃饭还要给大舅哥做好等着,我家的房门钥匙也北京军海医院有哪些医生给他拿着。

话说到这里干脆些记得有次大舅哥不知有啥事,说回不来啊老岳母就叫我说,你去给你小妹开个家长会啊我听完有些为难但没办法。我去了学校进了教室就往后坐,老师点名我就答到但不说话,好在小妹在老师眼里表现的很好啊我现在想,我都没给我女儿开过一次家长会从小学到大学一次也没有,每次都是我媳妇抢先一步到达把我拒之门外我会不会很不合格而且,这个遗憾无法弥补好在我有给小妹开家长会的经历也不算白活。

再往下说就到小妹是否应该上高中还是下学的人生关键时刻,我记得那天老岳母领着小妹去我家商量好像是媳妇又不在每到关键时刻。大舅哥呢,玩去了他这一家之主怎么好意思这可是关系小妹的人生大事啊。关键时刻你不在场让我给小妹拿主意这不是烤我薯吗,别说我不算个外人也不该掺和这样的大事小情一贯都是你大舅哥的主意没错啊,别说你每月拿着老岳父的劳保开支统一指挥就是几十年的家不也是你给全卖了买了搬回来的吗,这事你不想管啊那买木板材的钱有谁敢问过吗,我不敢决定小妹该不该上高中这不在我的范围之内上高中学费谁掏钱这算不算一个原因啊,你是长子在家里都听你的决定你敢负责是关键就别难为一个刚进门的姐夫了吧还是二的。我一通说下来的意思小妹在一旁不发表建议也不知怎么想不会怪我很明白啊,老岳母听不明白还打岔不好意思说实话最关键大概好像是谁来掏钱啊,这事本就不该来问我啊。

买房子

老岳母全家回来整日搬家不安稳,俺也看不下去为的是我也跟着受累不说还要心疼怀孕媳妇因此,我母亲开始张罗房子给亲家为地是早日安下家来别让媳妇也跟着分心也好让亲家母有时间来照看孩子亲因此,俺亲娘可是买了一辈子房子她的教友姊妹也很多。

就在母亲周日礼拜周间聚会遍地撒网咨询时候,有一教友是位大妈听说后就有些好似主动献爱心做好事为了传道布施彰显主的恩典,消息传到母亲耳朵里马上见面主拉着说问好通过我的传话老岳母说行但要大舅哥亲自去看看。我记得房子跟《十笏园》是近感冒发烧会导致癫痫病发作吗邻的两间平房独立门院虽然小,南北向面朝东院门朝南开一共也就三四十平方,大舅哥就指着院子说大话:把整个院子全封起来面积就大了。《十笏园》可是我们当地最有名气的古建园林独一份据说最早的主人家族统称丁四宅,还有说想当年的八怪扬州之一郑板桥在里面断过案饮过酒写过诗画过竹放过风筝因此,我就感觉这就是传说中的与圣贤为伍那家伙,竟跟着沾光讨喜吧虽然不知道会降落在谁的头上,有福之人不用慌啊。

交易可能很简单以后我就没有参与全是大舅哥一手操办,房价是一次全款还是有让步到底多少我都没有特别是办手续。有了房子我妈也很高兴两家相距很近,老岳母也算一颗心放在肚子里开始就很我母亲,家也按下整理好也开始正常过日子晚睡早起忙特别是户口有着落,老岳父也开始找工作小妹也不再常来我家。

有必要说说原房主我听来的小插曲不知真假,这大妈原来是老俩过日子儿子就一个结婚以后独立上楼住着,本来因年老也有打算跟儿子住一起的想法就一时心热把房子卖了可是,上了楼很多想不到就产生啊,先前很好的儿子媳妇和孩子整天混在一起哪有很风光啊,摩擦自然而然有时还有火花和硝烟特别是,后来不几年就拆迁她就开始传说啊,她说她把孙子结婚用的楼房给便宜卖了,三代人挤在一套单元房内过日子会有很多不方便啊。

继续爆料我想也有点资格不算干涉内政吧,后来没几年老岳母的平房就拆迁还是大舅哥拿主意说了算全盘掌握特别是选楼的时候。拆迁楼的面积是六十二平比大舅哥自己的二三楼结婚用房面积大也不多,不知是何用意他却给二老选择一套四楼中间东户但,二老眼看就八十九十多最关键是:有一楼啊当时,有三套呢,还有小院子啊。你为何放着一楼不要要四楼啊,这房子是给父母养老的你知道啊。再后来我就有很多理由瞎猜他不会是想这样吧,要下新拆迁楼来因为高自己搬上去住面积大把自己的二楼给父母住还顺,这样两套房就都是他自己的在无声无息中暗度陈仓很可能但长子都是这样想法吗。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