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奉献青春(131)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沸腾文学网 -[收藏本文]

第十三章

(1)又回到解放广场了,心里惶惶的,焦虑了一整个白天也没有啥结果,我无精打采的回到了旅店。也许是变革时代的一大特色吧,二十一世纪的滨城劳动力市场附近竟然如后笋般生出了许多家廉价旅店。休息一只需五元就可以获得一个床位,这对像我这样以劳务市场为家的人来说可真是一个非常实惠可靠的临时居住点。

旅店内的房间里布满了床位,窄窄的过道,不过收拾的还算很干净。房主是盛京人,他来到滨城整租了这个三居室,现在分床位出租给像我一样在劳务市场谋的打工者,生意不错每天都挤满了人。

三天过后我找到了,新单位提供住宿,不过吃饭需要自理,月工资九百。也许是造化弄人吧,虽然说此后坎坎坷坷,但是在这家单位打工期间使我谋得了此生赖以生存的基本技能。

这是一家专业加工非标钣金件的单位,主要是给机床厂数控车床、数控铣床做外壳防护钣金制品。厂长是个年届花甲的老人,戴着一副老花镜手里总是攥着一份图纸。

厂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对新来的电焊工岗位定位就是学徒工,如果没有安排你和哪个钣金工合作,就是任何一个钣金工有需要都可以叫你去帮忙,来了一个多月我一直是这样被大家呼来喝去的。黑龙江哪里治疗癫痫病好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哎!刘哥你过来我需要你帮忙。”喊我过来的这个人是年龄约二十出头的小纪,他老家是庄河的,因为他的姨夫的推荐在这做钣金工,我跟他断断续续的干了不少的活。

小纪手里拿着一张图纸正在仔细的看,工具和待加工的工件堆放在加工平台上。我凑到小纪的跟前用眼睛瞄了一眼他手里的图纸,又看了看平台上的工件我有点明白了。根据图纸说明平台上放着的这个工件是主轴端防护隔板,需要在上边焊接一些细小的附件。

在小纪的指挥下我将这些附件都焊在图纸标明的位置,小纪手里的钣金锤敲敲打打将工件因为焊接产生的应力释放出去,经过细心的打磨过后我们完成了这项生产任务。

下班的铃声响过之后,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宿舍。“刘哥你先别走,俺姨夫要带着我去舞厅玩玩,你去吗?”我连忙推脱说:“我刚来还没开饷呢,哪里有钱去舞厅玩耍。”“俺姨夫说了不用你花钱,他开车带着咱俩去玩,走吧。”小纪的姨夫是厂里的老师傅已经有了好几年的厂龄了,我刚来有许多方面需要向他请教,不好现在就拨了他的面子,只好勉强应承下来。

小纪见我答应了,满心欢喜。我们坐着小纪姨夫的车开封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在马栏广场附近的一家舞厅的门口停了下来,我一头的懵懂跟着众人进入了舞厅。舞池里人头攒动,帅哥美女嗨的正欢。我们穿过人群进入了一个包间,服务生给我们调好了音响,小纪清了清嗓开始展现他动人的歌喉。小纪的姨夫和另一个工友端着酒杯边喝边聊,看到我呆呆的坐在角落里,小纪的姨夫向我走了过来。“刘啊!你怎么不唱歌啊?”“我不会,”我淡淡的回了一句。“那多没意思啊,这样吧,我给你找几个小姐,陪陪你咋样?”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十几位浓妆淡抹的已经飘到了我的眼前,我的脸顿时感到一阵的骚热,急忙推脱说:“我不需要”,无论他们怎么劝说,我就是不答应。

女人已经靠近我坐了下来,“小兄弟,姐陪你聊聊。”我吓得赶紧站了起来,借故下急溜进了厕所。当我再次回到包间时,昏暗的灯光下,小纪的姨夫和另一个工友怀里各坐着一个金发黑衣的女人相叙甚欢,其余的女人包括坐在我身边的女人都已不见了踪影。

第二天清早上班时小纪的老姨叫住了我,“你和小纪昨天去舞厅了。”“嗯,去了。”我很平静的回答小纪老姨的问话。“以后不要再和小纪去舞厅了,他们叫你你也不要去,还有千万不要借钱给小纪。”

听了小纪老姨的这番话,我心里暗自高兴,终于有了应对小纪和他姨夫的尚方宝剑了。小纪的姨夫好像很知趣,从此之多少钱能治好癫痫病后再也没有邀请过我去舞厅,只是小纪曾经向我提出过借钱因为小纪老姨的叮嘱我拒绝了他。

我在厂里住宿和我同一个寝室的小张是一个山东的小伙,年龄十七八岁,很朴实的一个人,说起话来瓮声瓮气。一天晚上下班过后,我刚回到宿舍小张的二哥就将我和小张拦在了屋里。他把小张一顿呵斥:“老三,你昨晚和小纪去舞厅了啊,你还找了小姐,舒服吗?一点好你也不学,你以后空闲就和刘哥出去玩,不许你再和小纪来往。如果不是小纪老姨今天找我,我还不知道呢?”

晚上小张偷偷的告诉我:“那小姐大腿的皮肤好滑,坐在怀里心里感觉吐吐的,就像放电一样。”

因为小纪的难以管束,小纪的老姨将实情告诉了小纪的,小纪在这个单位的打工生涯彻底结束了,回了庄河老家。因为小纪的离去,一我没有了合作。正当我为此苦恼之时,小张叫我说是他二哥找我。

“刘哥,你刚来时我们就想叫你过来,但是小纪叫住了你,我们也不好意思再找你啊,现在他走了,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干活了。”小张和盘托出了他的话语,我知道这些话肯定是他二哥告诉他说的,小张才十七八岁一心都扑在玩耍上,心里哪里有这么多的想法。

张氏兄弟和小朱是山东老乡都在这里打工,就这样我离开了“庄河帮”被“山东帮”收留了。小朱也武汉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钣金工,平时都是一个人干活,需要帮助的时候就叫小张很是不方便。小朱此人言语不多,眼睛里透着深沉。

小朱接了一个水箱的活,经过仔细读懂图纸,计算用料,剪板折弯工序后工件堆到了组装平台上。我在小朱的指挥下开始了焊接工序。组对完成,小张让我把水箱外部焊缝全部满焊保证不漏水。

正当我开始焊接已经组对好的水箱时,小纪的姨夫走了过来。我刚拿起焊钳准备施焊,他就告诉我应该把水箱倾斜起来由上往下施焊不容易焊漏。我焊了约十厘米长的焊缝,就被小纪的姨夫叫住,说我焊的不合格。这时我的周围已经聚集了好几位工友,厂长也在其中。我不知所措,一时间呆住了,面红耳赤。小纪的姨夫从我的手中拿过焊钳,准备要替我焊接这个水箱。这时小朱赶了回来,看到这种情况。一语没发,只是从小纪的姨夫手中拿回焊钳自己完成了这个水箱的焊接。

事后我才得知是小纪的姨夫携私报复,因为我没有如其所愿,不肯和他同流合污,一直以来就想找个机会修理我一下,这才有了我这次的受辱经历。厂长为人比较正直,他看我还算是老实厚道,而且还热学习,尽管有人向其进言说我能力太低不足以胜任电焊工的工作,但是厂长还是没有打算让我离开。

李蕴伫/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