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那段情愫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沸腾文学网 -[收藏本文]

【初时节】

秋幕的小过后,的阳光慢慢升起,普照着万物,我悄悄的漫步在公园一角。独自享受这份静默,欣赏年复一年更换的风景,昨的一场风雨过后,这些淡黄色的树叶似乎被这冷风冷雨洗刷的沉静了许多,到处可见叶落残影,秋叶像一封封信笺,飘飘然然的凋落着,好似是送来初冬的信号,风儿也前来伴舞,缕缕枝条似那美丽的姑娘,小也在枝头唱着歌谣。我也赶紧嗅着秋风落叶的味道,听,沙沙的响声,是那一封封金黄色的信鸽要飞到我的肩头,还有那些字符,像传递的。

有时就像一张明信片,每天刻画着不同的颜色,如喜如悲的情景,诗情画意的字篇,像那天的试卷,像那的花容颜,还像那痴情的落下的泪珠,添一笔湖水间的柔和,在描述一笔五月的初见,那丝丝缠绵如三月的细雨,绵绵入怀……

我看“静好,风韵悠悠,阿娇藏金屋,暖阳淡素描”,此情此景像那中的你我,暖阳之下的缠绵。

一夜之间,秋去了,扑来,我还没来得及种下那段情愫,似乎冰冷的寒冬就要夺走那张含情脉脉的脸,我哭了,哭着那问;是还是初冬洒下一夜之寒?让那数不尽的如星星一般,是谁夺走我那明亮的眼球?不再为他照耀回家的前方,是谁让那恩爱的两个人迷离了方向?让他走向了迷茫,是谁把心爱的灯烛吹灭?让它不再燃烧?是不是那一夜秋雨洗礼了整个城堡,给万物素裹上冬装?还是那颗心早已冰冻了呢?

日子像陀螺不停的旋转着,带着的思绪走出家门,夜晚外面好冷,北方呼呼的吹着口哨,冰冷的身躯似乎要被这冷风穿透一般,一个人久了,并喜欢上这安静的街头,因为街上除了来来往往的车辆,很难找到人影,可能我例外吧。( 网:www.sanwen.net )

看路旁有人在哭泣,是一位姑娘,她好像一直在和男友说对不起,只听男友沙哑的声音中回复着没关系。这声音为何那么熟悉呢?难道是她们?我的心开始纠结起来,因为这是一场无言的结局,这对男女是我相识很早的,我陪他们一同走来,风风雨雨中的又有几人能够走到一起呢?要知道一句抱歉也许悔了这位男人的一生,都说世间痴,可我看来这位男人比女人还要痴情,在寒冷的冬季里独自站在路旁等着约好的女友两个小时,当女友问他为何不去旁边的店里暖和暖和,他微笑的说;我怕你来了找不到我,又怕你会提很多东西……此时我无法在当今的社会里还有如此重情重义的男子,我躲在一角的流下了的眼泪。

【相识,相见】

湘莲是某公癫痫治不好吗司职员,朝九晚五的生活对她来说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由于年纪轻很早就,双方并不了解,也因没有感情并很早就了,并有了一个女儿,由于离婚不离家,她和前夫的矛盾也经常发生,口角不断。

一日湘莲无聊之极并学会上网,这是她第一次上网,并申请了,可想而知,她这一登,加的好友也多了,一个闪烁的头像在和湘莲问好,一看个性签名写着,“我只为你等候,等到日落无影”,好一句痴情的签名,就为了这句话,湘莲留下了他。

他某矿工职员,名叫国军,他是一位朴实而又厚重的男子,虽然长相一般,但很少有男子像他那么善良细心,由于原因,他一直住单位很少回家,家中有妻子还有领养的女儿。

都说日久生情,彼此在这空幻的网络里生情,国军对湘莲的爱早已不能自拔,一日不见她上网,几乎丢了魂似的,工作也不想去上了,整天胡思乱想,是不是湘莲不想和他说话了呢?国军的心里像毛毛虫爬的一样,穿透五脏六腑,很疼很痛。

思恋的还是没有压制住,拨通了湘莲的电话,原来湘莲病了,没有上网也没有上班,听到湘莲的声音,他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并约好第二天晚上见面,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相见,也是说从网络中走到现实生活中。

也许网络和现实中还是有不同吧,湘莲对这位男子只是像大哥哥一样看待,并没有那份出自心底的感情,也许是他的包容和理解,给了湘莲在前夫那里没有得到过的温暖吧,可那不是爱,湘莲心里很清楚,但她没有拒绝相见,还是去赴约了。

约好的某个学校门口相见,夜晚湘莲一身素装前往,在色下,国军早早在那,一身简单的便装,一幅忠厚老实的面孔呈现在湘莲面前,此时的她不知是为何,难道是没有看中国军的外貌吗?还是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网络和现实的差距一定是有的,不过那只是外表,内心国军还是网络中的他,没有一丝伪装和掩饰什么。当湘莲还在跑神时,一句我们去哪?打住了她的思绪,没缓过来的神情支支吾吾的说;我们去公园散步吧。

夜晚公园里人来人往,跳舞的,漫步的,小跑的,男女老少。在花红柳绿的灯光下散发着他们的美和悠闲,树林下那些少男们在丝丝窃语,谈笑风生,好一处五颜六色的月下世界啊!

国军和湘莲来到一处湖泊间,下的湖面闪闪发光,像晶莹剔透的水晶露出水面,娇娆地柳条随着风儿一起摆弄着它的舞姿,像湘莲的美发,散发着诱人的芳香。湘莲我可以牵你的手吗?国军恳求她的同意,湘莲微微的点了点头,羞涩的脸如七月的太阳,火红火红。

小道间有他们的细语,说着,说着未来,说着彼此的印象,走过河边癫痫病人发作会自行醒过来吗?,钻过树林,国军一言一行都是那么的可亲,让湘莲不知不觉的感受着他的体温,接受这份迟来的爱,那一夜似乎是那么的静,静的只能听见他们的呼吸声,彼此的心跳声,让这对男女在下激情燃烧。

【残忍的未知】

都说在错的里认识了对的人,我感觉湘莲和国军的相识是在对的时间里认识了错的人。不久就开始火山爆发了,国军的妻子知道了此事,难以想象的是,国军竟然和老婆老实交代了,并要求和老婆离婚,对于国军的妻子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时怎可接受?泪流不止,心碎一地。

国军的妻子叫小翠,自从结婚以后生活还算和平,唯一遗憾的是小翠不能生育,这是对国军最大的伤害,国军很想要一个的,都说无后不,国军还是家里的独生子,他们四处求医,几乎花光家里所有的积蓄,结果还是无济于事。小翠军,很爱很爱,舍不得放弃,每天生活在恐慌中,生怕国军哪天离开了自己,做为女人不能有自己的孩子感觉自己很失败,心里的不是一朝一日所能够平息的。心都是肉长的,国军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慢慢的就不在提孩子的事了。

事过几年,小翠为了不让这个男人离开家,就托人领养了一个女儿,好让这个男人留在身边,也许这是一种自私,但对于翠来说,只有这样她才有一点安全感。

国军是一位老实忠厚的男人,在亲人眼里他永远属于那种不会背叛别人的人,对这个领养的孩子疼爱的很,谁也看不出女儿是抱养的孩子,小翠也慢慢的露出她久违的笑脸,不在担心害怕了。

时光在慢慢的消逝,谁也没有预测未来的事情,谁也没有权利定格时间的停止,也许该来的一定会来,该走的一定会像风一样远去。

爸,,小丫再叫;“爸爸你不要我了吗?说你不要我了,是不是小丫惹爸爸生气了啊?还是小丫不乖,小丫以后改还不好吗?爸爸你开家,别不要我和妈妈好不好……”此时的国军心里一股酸酸的味道涌入心头,不知用什么语言来欺骗这五岁的孩子,因为自己对湘莲的爱已经不能自拔,回不去了。

此时的小丫躺在病床上,可怜的孩子确认得了白血病,没有人告诉这个可怜的孩子何时就要离开这个世间,在小丫的心里,爸爸是她的大山,妈妈是她的源泉,她是最的小丫,最可爱的小丫。

小翠独自躲在屋里一言不发,对于她来说天要塌了地要裂了,她想到了死亡,打开门窗,坐在窗沿边,泪水如三月丝丝密密的细雨不断,为何我的一生如此悲催,且有的那一丝希望都要被夺走,夺走我做女人的权力,夺走我做的资格,夺走我最爱的老公,苍天啊!你是不是还想夺走我啊?我这就给你,你满意了吗?说着说着一羊癫疯吃了药还发吗只脚跨过窗子,另一只脚正要挪动,在那一刹那时间里,国军感觉到了异常,撞开房门一把抓住了翠,紧紧搂在怀里,连说对不起,对不起……

离开病房,国军看着心爱的女儿,想着支离破碎的翠儿,心里的痛苦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对于这场不知是对还是错呢?

看着秋日的暖阳,带着女儿来到游乐场,这是小丫的心愿,希望在多陪陪她好好的玩一天,因为小丫感觉到累了,每次去手术台前都要接受残忍的化疗,爸爸几乎每次都说最后一次,可最后一次是哪一天呢?国军心在颤抖,怕那一天的到来,怕失去这可爱的小丫,哪怕用他的一生来换,他都不加思考愿意,可谁又能代替谁呢?

自从那天翠的想不开,国军再也不敢提离婚的事了,为了小丫,为了这么多年的相依相伴,他怎可在忍心在离开。

【几度重逢,万分苦楚】

湘莲得知国军的一切,提出要和他分手,让他好好的过吧,生为女人她懂得小翠的难过,她不该走进国军的生活里,一直认为国军的婚姻不幸福,他不爱她,离婚是迟早的事情,没有想到的是,小翠对国军的感情却如此深厚,湘莲于心不忍和这样的女人去争一个男人,退出是她唯一的决定,也是她的出路。

自从小翠知道国军外面有了女人,就不在和国军有夫妻之事了,他们各自过着各自生活,各自努力照顾好将要离去的孩子,对于这张离婚证谁也不会再提,也许那是一张死亡证书,谁也不忍心去伤害那无辜的。

湘莲无数次问自己,是否真心愿意放弃这段爱呢?的画面像放电影似的在她脑海里回放着。那年的,国军为了送一瓶护肤品给她,连夜骑着电瓶车赶过来,湘莲问他为何要连夜送来?他说:“天这么冷,我看你皮肤毛孔太薄,冻伤了不好治,我特意跑到护肤品店里问的那些营业员,说这种对你皮肤护理好,所以我连夜给你送来,明天还要降温呢,”他颤抖着,寒冷的风,像个刀片一样一层层刮着他的脸,看着国军傻傻的在笑,湘莲哭的像个泪人似的,躲在那温暖的怀中,久久不能释怀心中的感动。

湘莲一次次的在拒绝国军,不再和他相见。国军只想告诉她,他已经和小翠离婚了,这次是小翠提出来的,她决定放他走,给他幸福,竟然两人没有感情,在一起也是行尸走肉,每天和一具干尸生活在一起,那更痛苦,至于孩子彼此都没有说,为了给孩子最后一点希望和!

难道在湘莲的心里只是对自己的感动吗?难道就没有真正的爱自己吗?为何那么狠心不在联系我呢,国军的思绪早已不在上班的位置上了,喂,喂,老班长再叫,“你干嘛呢?上班还走神,刚才多么危险,这是地窑里,你想啥呢?不想活说控制癫痫有哪些治疗方法一声,吓死我了刚才……”六神无主的他几次差点出事,老班长看他心事重重,就放他几天假,让他好好的在家休息。

这几天小丫情况不太好,吃不下饭了,每天只能喝一点牛奶。看着病床中的女儿,曾经的卷发,早已不存在了,消瘦的小脸,消瘦的身躯,还有那件红红的棉袄,那是她的最爱……国军抚摸着熟睡的女儿,心在被撕裂,鲜血直流,一直的他,此时抱着这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嚎声大哭,此时屋里正回荡着小丫最喜欢听的那首歌曲,“我的好爸爸”都说我长得像爸爸,有他我就有一个温暖的家,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像他,我的好爸爸……

都说男人的眼泪比金子可贵,可如今的他,再也支撑不住心里的苦楚,他在呐喊我的小丫我们回家吧,我会陪你一起长大好不好?我们回家。

【来生的约定】

“湘莲我们复婚吧,这么多年了,你看孩子没有妈妈不行啊,孩子还那么小,没有一个健康的家庭对他不好,这么多年来我心里还有你,不一直没有找吗?我们和好吧?”湘莲的前夫在一旁说着。湘莲没有离开家就是一直对家的不舍,对孩子的留念,如今听见前夫这么一说,她回声我考虑一下吧。回到卧室里,国军的影子好似无时的跟着自己,这么久没有见到他,他也不知道还好吗?可是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她不得放弃自己的感情,回到当初的生活中,也许生活就是那么残酷吧。

湘莲这个决定几乎让国军陷入死亡的地狱,当她说出分手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无力去接受,湘莲一句对不起,几乎毁掉站在她面前的这位男子,路旁的灯光闪烁着光芒,滴滴泪珠滴在脸颊中,变成一块块冰珠,摸着刺手,看着心痛。

时,国军松开了湘莲的手,转身离去。“国军,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好好的爱你,记得要等我……”

那个寒冬,似乎格外的冷,雪花像仙子一样飘向大地,把这个城市一夜之间换上一身白装,雪花寄托着她的思念,朝他远去的方向无尽地蔓延,昨日离别的容颜,在湘莲眼前浮现。

雪花轻轻划过国军的脸颊,他仿佛走进一场永无止尽梦魇,一场景一段,一条街一个身影,好想把苦涩的滋味顺着泪珠一起滑落,若没有终点,那夜你为何微笑说永不分别,那时的誓言,只是个欺骗,梦醒来你却离开了我的身边?为何只有来生的誓言,今生为何放手离我而去?泪水模糊了双眼,此时只见一道闪闪的光芒,狠狠的从他的身体中穿梭而去,雪白的地面刹那间染成了红色,像小丫穿的红棉袄。他微笑的望着天空,似乎看见了什么?“小丫再向爸爸招手,爸爸,爸爸,我们回家……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