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安贝是一只走失的猪(上)思惘青春

时间:2020-05-12来源:沸腾文学网 -[收藏本文]

 楔子

  在上海顶着冷风过境,我花了三十块钱红着鼻头站在东方明珠塔前照了张很挫的像,拿过照片看着自己挥着的剪刀手,我开始想你,在天津之眼前艰难的拍了三个小时的队终于换来一张门票,座舱停在最高处的那一瞬间,我并没有觉得自己离幸福有多近,那一刻,我还是想你,踏着细软的暖沙,我徘徊在大连星海公园的沙滩边,闻着海风腥咸的味道,我又开始想你了,穿梭在麻辣飘香的成都宽窄巷里,惬意闲谈的脸庞里写满,透过氤氲的热气,我始终还是想着你。
  全世界都睡了,只有我醒着,想着你,如果你知道,你愿不愿意陪着我,醒过来。
  (一)
  那是西南的一个小镇,被重重山峦包围,云雾缭绕,独立于世。我随着父母在蜿蜒的山路中颠簸,破旧的汽车里我睡得很香,他们只说要带我见爷爷奶奶,却未坦白要留下我出去打工,当我睁眼已是陌生环境,我第一件事就是拼命的哭,满屋子找寻。当我无助的蹲在门槛,以为自己被卖掉,扯着嗓子哭得惊天动地时,你从院门外探出了一个脑袋,肉呼呼的脸庞,扎着两个小辫,腆着肚子向我走来,你蹲在我的面前,撑着脑袋直直的看着我,直到我不好意思再哭,你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从裤兜里摸出两个红红的野果递给了我,你管它叫泡儿,你说它很好吃,我用沾满鼻涕眼泪的手接过塞进了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让我完全不记得为什么哭。
  爷爷奶奶忙完地里的农活回来时,我们已经要好的蹲在院子一角看成群的蚂蚁,看见他们的第一眼,我本能的躲在你的身后,探着头打量,你甜甜的喊他们爷爷奶奶,拽着我的胳膊把我送到他们面前,看着你一跳一跳的跑出了大门,回到隔壁家中,我又仰头大哭起来。
  年幼的我在几次哭求无果之后便安然接受,很快和一帮小伙伴打成一片。当我们一群在街头大树下弹玻璃珠时,我们的老大发现正向这边走来的你,大家抓起地上的泥巴团成一团,纷纷向你投去,在众人的指导下,我被催促着也加入欺负你的人群里,你狠狠的瞥了我一眼,低着头走了过去,两个小辫随着脚步一上一下,等大伙散去,我站在门外踯躅,心虚的以为你会告按摩治疗癫痫状,虚掩的门里传来奶奶唤我吃饭的声音,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无聊的在院里转悠,突发奇想的爬上了低矮的泥巴围墙,看见另一边的你,穿着一件大人的上衣,光着脚丫仰着头看着挂在绳上的裤子,水滴答的打在地上,我回想起扔在你裤子上的泥巴,偷偷摸摸的爬了下来。
  第二天老地方狭路相逢,这回我们一群人在老大的带领下堵住了你,他揪着你的小辫骂你是没妈的孩子,些许是真的被弄疼了,你狠狠的在他手上咬了一口,他狼嚎般的惨叫让一旁的我们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你像女英雄般大步走开,老大捂着肿起的手骂骂咧咧,从话语中我终于明白他们欺负你的原因,因为你妈跟一个男人跑了,因为你爸是个跛脚。
  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心酸和不满,我看着老大那张张合合的嘴就提起了拳头,混战一番,我成为了新一届的领导人,看着他们低头谄媚的样子,我只说了一句话,
  不需再欺负安贝。
  当我迎着,脸上带着抓痕,身上裹着一身泥回到家时,整个小镇都听见我杀猪般的嚎叫。翌日,我讨好的给你显摆我把那小子打得有多惨时,你轻蔑的看了我眼,说,
  昨晚听见你嚎了一晚,害我没睡好。
  我的自尊心被你丢得很远,我没好气的走开了。

怎么治疗癫痫病比较好 0px; margin: 0px; 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1pt; line-height: 25px;">  我觉得我男子汉的尊严被你侵犯,铁了心不想和你说话,你也同样坚决,我们僵持着,偶尔眼神交汇都是狠狠的灼意。
  那天放学后,我们一帮人在学校后面的山坡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天很蓝,我对着一朵云发呆,突然想起小时候和你去上坡上找野果,走了一路都没发现,最后渴得躺在地上不肯再走,你看着身边的一片油菜花地,像条鱼游了进去,很久之后,你从油菜花里举着一根绿油油的油菜花,欣喜的喊我,你说,聂南,我找到最好的一根,你回到我身边,剔去外皮,露出鲜嫩的杆递到我嘴边,我咬了一口,又甜又多滋,我又推到你嘴边,你却笑着摇摇头,你说你不渴,可是我明显听见你吞唾沫的声音。我不自觉的笑出了声,猴子问我想到什么,我随口说到,
  我在想以后一定要找个女人好好收拾安贝。
  南哥,你要想收拾她还不简单,咱们明天截下她任你处置。
  那可不行,男人是不打女人的。
镇江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an>  我听说安贝的姐和卖碟片那人好上了。我蹭的爬了起来,认真的看着猴子,
  她姐不是在城里读卫校吗?
  是呀,可是还是勾搭上了。
  猴子啐了一口,说他妈告诉他的,错不了。我提起身边的书包就一路小跑,果真在店里瞥见那男人和安贝的姐姐,此时她已亭亭玉立,不像安贝除了比我高以外就是飞机场一个,只见那男人的手环过她的腰,重重的亲上她的嘴,舌头缠绕,伴着不自觉的嗯嗯呀呀声,我浑身触电一般,瘫软坐地。
  吃饭时我脑海中都还在不断回放那一幕,真心佩服两人这么勇敢,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亲亲我我,那晚,我终于体会辗转反侧的滋味,挣扎了一番,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院子,一如既往的爬上了围墙,看来今晚失眠的人不只有我。什么是隐性癫痫病ns-serif;">
  你家的门紧闭,可是灯还是亮着,玻璃上倒映着一切,断断续续传出争吵声还哭喊声,砰的一声,门被打开,我吓得差点掉下来,紧接着一堆衣服被扔了出来,你擦着眼泪一一拾起,屋里传来一声喝令,
  安贝,你给我进来,不要管她,任她去。
  爸,我只是不想一辈子困在这里,阿东真心待我,我们想去深圳打工,挣钱过好日子……”
  屋里的女人哭得开始哽咽,屋外的你背对着我,肩膀不住的抖动,肥大的衣服不停的晃动,周围死寂得让我难受,我不想再看下去,一个人回到房里睡了。那晚,只梦见你不停抖动的背影,醒来时疲倦不堪。
  那之后,街口的碟片店老板换成一个中年妇女,没有人知道你姐姐和那个男人到底去了哪里,只是看你愈加清冷的脸庞让我有些低落。猴子终于追到他喜欢的女生,而我开始迷恋上怪怪的周杰伦,父母给我寄来MP3,我更加沉迷于这个有些羞涩的大男孩,听着他喃喃唱着情歌。后来,街角有了网吧,伙伴们已经四散开来,各自做自己喜欢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