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狗儿的故事-

时间:2021-04-05来源:沸腾文学网 -[收藏本文]

    这个社会讳疾忌医,明明知道有问题,也不愿意吃药打针,为撒不吃药打针,因为医生本身就是精神病人。谁敢让一个患精神病的医生给自己把脉、开药方?有没有人想过,谁是医生,谁是药?
    那些手握权力的人是医生,贪污腐败的医生已经患上精神分裂症,所以不能指望他们治愈这个病态的社会;有廉洁的官员吗?假如有,那么这类人便是可以为治愈一个病态的社会开一剂良方的人。
    谁是药?那些抵抗力顽强的有社会正义感、责任感,努力为一个民主、自由、法治的社会四处奔波、呐喊的人是熬药的人,“民主、自由、法治”等是药物,要治的是贪污腐败等毒瘤,千千万万病得比较轻的人需要自救,同时要帮助熬药的人拾柴、烧火、挑水、盘炉子……药,熬好了,大家齐心协力让病人一口一口喝下,不能太快。一下子喝完的话,药会起反作用。就是需要慢慢喝,一日三次,每次定量,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但是,如果在大家都开始团结起来拾柴、挑水、盘炉子、挑水……的时候,如果小王跳出来说,大家还是别忙活了,我们玩玩就行,只要自己没死就行。如果这时候大家都听了小王的话,迟早有一天,病得比较轻的人也会死掉,而且他们的后代也因为这种病会非正常死亡。
    因为这药实在是太苦,大家想一想都能感觉到口含药物时痛苦的表情。继续按不好的结果走。大家听了小王的话后,顿时调转方向,一齐超那个最初说要抓药治病的人唾唾沫……自己想后果去。
    有个村子得了瘟疫,村长说:“从今往后,谁也不许做饭吃,谁也不许出去买药回来。我们一天到晚就‘哈哈’大笑,开心娱乐就行。”
    村里的小孩问:“我们的病可以治好,为什么不吃药呢?”此话一出,村里的好多人都笑话这孩子太天真。治瘟疫的药只能去二万五千里远的地方买。这么远,一路上难免会遇到豺狼虎豹、风吹雨打雷鸣电闪、江河湖水等千难万阻。没人敢去。
    这村长二话不说,上前两步,先是朝着孩子的脸上碎了一口痰,然后骂道:“你这畜生,给你讲多少遍你才能明白我的话?药,那么苦,你就不怕毒死你吗?”紧接着村主任、秘书,各小队的队长都出来跟村长一起给这孩子讲为什么不吃药的道理。这孩子笨嘴笨舌的说不过他们,便也不吱声。
    村子里的其他人害怕村长家那几只大狼狗,所以非常害怕村长,也没人敢吭声了,乖乖滴坐在麦场边相互调侃、戏耍着,晒太阳,混死日子。村委的人是村里的恶霸,在村长的带领下无事不做,男盗女娼的事是村委的痫性发作的症状人经常干的事。村民之间也不敢谈论村里发生的敏感问题,没人知道跟自己谈话的人是不是村长的心腹,除了村长本人。
    唯独这不听话的小孩心里琢磨着偷吃点东西先让自己的肚子不咕咕叫唤,然后再计划去找药的事……
    这天晚上,月不明,星稀疏,略有微风四起。静静的夜,风声是天籁。
    村里人畜都已熟睡,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墙上跳了下来,直朝村口走去。
    ……
    “我的儿啊,你去了哪里?你要把娘急疯了呀——”
    第二天下午六点。太阳已躲在了皇城上后面去。皇城后面是晚霞水库。从来没有人想过这太阳是否落在了晚霞水库,然后穿过水库底部,绕地球一圈,再从观山那头升起的问题。
    村口的石碑上写着鲜红的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
    一位四十来岁的女人在石碑旁哭大大喊nia  nia的,围观的全是村里人,也有几位妇女上前拉了拉哭喊的女人。
    “这样的孩子丢了活该,省得待在村子里扰乱村民的正常生活秩序。”村长从围观的人群里走出来,如是说。
    跟在后面的村主任、秘书等人手里各握着一根铁链子,铁链子的另一头绑在村长家的狗脖子上。这狗也听不得人声哭喊,便前腿得得瑟瑟的,朝哭喊的女人吠叫。
    村长气急,朝狗踢了一脚,骂道:“你们这些畜生,我一说话,你们就跟着叫。白养你们这几只狗东西,——昨晚竟然连一点动静都没听到。你们耳朵聋了呀,这会儿给老子舔钩子,昨晚干嘛去了?”
    这几只狗东西挨了主人的骂,便耷拉下头来。后腿一弯,屁股蹲在了地上,一副等待主人继续训话的姿势。
    狗不叫了,村里的人开始七嘴八舌起来。说风凉话的人远比说宽心话的人要多得多。
    村长擦了擦嘴角白色的洗衣粉沫儿状的东西,拿在眼前看了两眼,伸出舌头又把那玩意儿舔了舔。
    ……
    一年后,一年前离家出走的那个孩子没有回来。孩子的妈妈的眼睛都哭肿了,头上昔日的乌发变成了银发——
    这期间,村里无缘无故死了好多人。
  &nbs临沂癫痫病医院怎样p; 有些小孩子刚出生五、六月,头大肚子大,那肚子大得比怀孕女人的肚子小不到哪儿去;有位村民吃完感冒药后病情加重,最后死掉了。村里的撇脚医生刘二说是因为那感冒药里添加了什么怪东西。从那以后,村里人生病后,都不敢吃药了。村里不种菜花后,便吃不上菜籽油。村里这几年的菜籽都被村长收购了。然后村里开始从大城市里运来一些大桶大桶的油,据说是花生油,也有的是大豆油。后来听人说这些从大城市里运来的油是地沟油……
    村里人心惊胆战的,都想外逃,怎奈手中没钱,外加村长看管得严,只好先留着。
    五年后,五年前离家出走的那个孩子依旧杳无音讯。孩子的妈妈天天站在村口“为人民服务”的石碑前,一只手搭在前额,迷糊着眼睛,嘴里念念叨叨地喊着“狗儿”。狗儿就是五年前的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离开村里的她的儿子。
    一天天,一月月,一季季,一年年——昙花不知凋谢了多少次了,狗儿还没有回来,村长家的母狗已经下了十几窝狗崽,且狗崽们长大后又生了狗崽……现在村长家至少有五十只纯种狼狗。
    又一个五年在指缝间溜走,村民对狗儿离家出走的事已淡忘,他们已然觉得狗儿可能早就在某座山脊梁上死掉——可能连骨头都被风化。或者被豺狼虎豹吃了,也有可能过河时溺死掉了……村民说什么的都有,唯独没有一句吉利话。
    狗儿的妈妈刚开始听到这些传言时,起初并不相信,她依然坚信狗儿还活着。时间久了,经常听到这样的声音,连狗儿妈也稀里糊涂地相信了。
    是啊,不信还能怎么样?一个大活人,十年前消失后,便没有了任何消息。
    十年来,外面的世界千变万化,越变越好。大城市里的人在写某些文章时,不再称自己为“人民”,而是很自豪滴称自己为“公民”。
    十年来,村里依旧,甚至比十年前的境况要坏许多。十年来,每当遇到大事小事,村民都要来到“为人民服务”的石碑前,拿着香火,跪倒在地,头颅叩响大地……
    十年来,村民比十年前一样愚昧无知着。
    这是狗儿离家出走的第十一个年头了,狗儿的妈妈习惯性地来到村口“为人民服务”的石碑前,佝偻着被岁月和失子之事压垮的腰板,一只手搭在布满被时间刻满刀痕的额头,被眼泪迷糊了的眼睛,视线从山头移到山脚,再从山脚移到山头……
    山沟里传来一阵“风”,那是嘹亮的歌声:

&成都好的癫痫病医院—只需三招nbsp;   苍茫的大地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
  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火辣辣的歌谣是我们的期待
  一路边走边唱才是最自在
  我们要唱就要唱得最痛快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悠悠地唱着最炫的民族风
  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
  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 
  永远都唱着最炫的民族风
  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态
  我听见你心中动人的天籁
  登上天外云霄的舞台
  RAP:
  我听见你心中那动人的天籁
  就忽如一夜春风袭来满面桃花开
  我忍不住去采我忍不住去摘
  我敞开胸怀为你等待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悠悠地唱着最炫的民族风
  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
  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
  永远都唱着最炫的民族风
    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态
    ……

    这歌声很快被村子里村长家的狗听到了,狗们从未听到过这首歌,当然也没听到过其它歌,所以听到歌声后,狗们的表情跟村民的表情一样惊慌失措。各家的人慌慌张张地备好香火准备去村口的石碑前叩头拜神祈福去。
    长路漫漫,歌声悠扬。
    石碑前,一位身材高大、脸色白皙的少年抱着狗儿妈妈失失声大哭着,狗儿妈妈布满老茧的手抚摸着少年的脸庞,哭着,笑着,瞅着,听着……直到在村长带领下的村民村狗们来到石碑前,哭声才戛然而止。
    村里来了陌生人,而且不止一个陌生人,还有很多陌生的车辆。看到这声势浩大的景象,村长家的狗自然不会放过吠叫的机会。村民们怔怔的站在离石碑十米远的地方,傻傻地看着拉着狗儿的妈妈的手的少年。
    村长转脸问旁边的村主任,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人有点面熟?”
    村主任上前两步,左瞅瞅,右看看,一阵抓耳挠腮摸嘴抠鼻后,结结巴巴地说,“十…十…年了…鬼…鬼…鬼啊……”
    村主任朝村秘书屁股上踢了一脚,骂道:“鬼你个结巴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气温骤降警惕癫痫发作。”对村长说,“他是狗儿,十年前离家出走的狗儿。”
    村民们一听是扶着狗儿妈妈的那位少年就是当年突然消失了的狗儿,一双双呆滞的眼睛望着少年出神,手里的香火齐刷刷地掉在了地上,连爬带滚地挪到石碑前,五体投地,错乱地喊道:“神灵保佑我们呀——神灵保佑我们呀——我们只懂得娱乐,不要降罪于我们啊——”
    这时,中间的一辆车上下来四、五个手握大锤的大汉走到石碑前,把石碑砸了个稀巴烂。“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零零碎碎、缺胳膊少腿地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上。
    村民们被大汉们的举动吓着了,他们后退几步,退到村委会等人、狗的后面,眼睛齐刷刷地望向村长。
    村长也被这不明身份的人的行为惊呆了,就在大汉挥舞着锤子砸石碑的时候,他还想着把狗放开让它们去撕咬这些陌生人。
    就在这个想法准备实施时,后面的车上下来六个浑身全副武装的特警。村长心里发憷,额头上冒着冷汗。
    狗儿的妈妈拽着少年的胳膊对村民们说:“乡亲们呐,这就是我们家的狗儿!狗儿回来了!狗儿回来了!他没有死,你们看,他长这么高了!长这么结实了!”
    狗儿上前两步,向乡亲们鞠了个躬,那腰,弯了九十度。
    “乡亲们,我是十年前偷偷离开村子的狗儿。谢谢乡亲们这十年来帮我照顾我的母亲。十年前,我选择了离开;十年后,我选择了回来。今天,我们砸了这个在村口立了二十多年的石碑,但我们会在这里放一块大石头。石头上有我们生活中需要的六颗大字,相信乡亲们会喜欢上它们的。”
    狗儿说完后对大汉们说了几句话。卡车司机把车开过来,停在砸碎了的石碑前。
    大汉们在卡车上忙活了一会儿,起吊机从卡车上吊下来一块大石头,轻轻地放在路边。
    偌大的石块上赫然写着六个大字:民主、自由、法治
    有识字的村民读了出来。立马有人问:
    “什么是‘民主’?”
    “‘自由’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法治’可以用来犁地吗?”
    听了乡亲们的问话后,狗儿苦苦一笑,看了眼塔子山山顶,自言自语道:任重而道远!